江西体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江西体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2 22:09: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排除一部分建制派内心是认同反对派的主张的,甚至对共产党有抵触情绪。只不过从现实角度、利益角度出发,他觉得自己需要跟共产党保持合作。这帮人不会很勇猛地去跟外部势力或本地的敌对势力斗争,因为他自己在外国也有很多千丝万缕的利益,可能在国外有生意,可能拿外国护照,等等。所以当中国跟美国、西方斗争的时候,他们的处境相当尴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港人看法治,是看结果是否符合他的道德观,而他的道德观很中国化。如果有些案件,法庭的判决结果不符合他的中国道德观,便会质疑。比如以前都说杀人偿命,为什么有些人不用偿命?因为很多原因,其中可能涉及人权考虑和检控或司法程序出错。而不少香港人不把人权看作至高无上的事,不信天赋人权;很多人认为,人权就是社会为了奖励某些人而给他的特别权利,有些人对社会贡献大点,他就应该多点人权。这远不是西方所说的人人生而平等、天赋人权等观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,过去一两年来立法会议事规则已经修改了很多,让反对派很难继续在立法会上“拉布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我说建制派跟爱国者不是同一回事。今天,爱国者不足以支撑香港的政治大局,因为他们还没有足够的群众基础、社会支持基础和话语权来肩负起爱国者治港这个重任,所以仍要依靠建制派和中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国安法出台后,观察者网曾就外界的一些相关尖锐质疑,视频连线前任全国政协委员、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。本文为采访下篇,探讨港人的部分政治心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观察者网:有观点认为,香港部分建制派之所以支持中央,是因为内地经济让利,他们成为其间的利益既得者,而非他们拥有真正的家国情怀。您怎么看这种说法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兆佳:在香港有两个词语要搞清楚,一个是“爱国者”,一个是“建制派”。以前以至现在仍然有很多人将这两个词混在一起,认为爱国者治港就等于是建制派治港。以前特区政府也经常说爱国者治港,但说着说着,现在很少人说爱国者,而是说建制派,仿佛建制派等于爱国者。这肯定不是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我自己对香港人的文化研究,其实香港人的内心还是蕴藏着很多传统文化特征的。也就是说,西方文化在香港仅是表面上的,在平时的交际仪态上看得比较明显,但是到了深层次,对西方文化背后那一套深层次的文化和价值观,特别是再深层次的文化宗教观诞生的历史背景,香港人未必能很清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,任何人做任何事情,一旦违反了香港国安法里列出的四个罪行,就犯法了,就不能继续做立法会议员。在立法会里,如果你的动议辩论会其他行为被特区政府或中央认作危害国家安全,特别是企图颠覆国家政权,那立法会也保护不了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地时间13日早晨7时30分,特朗普接受福克斯商业频道《与玛丽亚的早晨》(Mornings withMaria)节目访问。特朗普表示,如果让拜登入主白宫,将会为美国带来“历史上最大(幅度)增税”。